您的位置:改革论坛

马云支招海南要换道超车

发布时间:2019-02-03 15:52   来源:决策杂志 2019-01-14   作者:决策杂志编辑部
 

导读:2019年1月12日,海南搞了个大动作。海南省政府成立了一个“企业家咨询会议”,中国知名的企业家和经济学家成为座上宾,第一届的“五人天团”中,包括马云、马化腾、梁建章、宁高宁四位企业家和一位经济学家周其仁。


“企业家咨询会”此前只在一个地方出现过,就是上海。1988年,上海成立了上海市长国际企业家咨询会议,邀请洋高参来为上海的发展出谋划策。这个会议,一办就是30年。巧合的是,1988年,一位年轻的浙江干部被调到上海工作,他在上海一干就是28年。后来这位年轻干部被调到海南工作,他便是这次企业家咨询会的发起人——海南省省长沈晓明。政府其实有常设智库,包括政府参事等,参事以体制内人士为主,民营企业家罕见。上海在2003年设立了上海市决策咨询委员会,绝大部分委员以体制内专家为主,19位委员中仅有2名民营企业家。此外,从中央到地方的党委和政府,也会召开各类座谈会,更多民营企业家会成为座上宾。但是缺点在于,座谈会不是常设机构,企业家来过一次后,下次难再来。因此,这次海南企业家咨询会的独特之处在于,首先它是常设机构,其次5人中民营企业家占比过半,再次是由民营企业家牵头,尽管5人中有央企负责人。这种形式上的突破已经足够令人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会议结束后不久,马云在会上的讲话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关于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建设,他说了些啥?一起来看。

一、定位要围绕健康和快乐

第一个定位是要围绕健康和快乐。未来中国会出现两个问题,一个是人口老龄化导致的健康问题,一个是思想健康问题,所以健康快乐是真正应该去的地方。这块宝地,全中国就这么一个,要真正去思考上世纪夏威夷,是怎样在全世界吸引了无数的人;这个世纪的夏威夷和下一个世纪的夏威夷应该怎么打造。

二、对标香港并超越香港

另外一个定位是要对标香港,且必须超越香港。中央建设海南自贸区(港)的定位非常优越,极具前瞻性。但今天的自由贸易游戏规则是西方制定的,是工业时代的生产体系留下来的。全世界现在对新的贸易游戏规则都不满意。海南自由贸易港的最重要的价值就在于不仅要建一个港口,而且要积极参与世界贸易游戏新规则的制定和打造。香港离海南很近,是工业化时代国际贸易的产物。而海南现在正面临着新的贸易时代,海南可以对标香港,但不能对标过去工业时代的香港,而是对标新贸易时代的自由贸易港。

三、建设数字自由贸易港,服务全球创业者

海南自由贸易港应该着眼于未来的贸易,而不是过去的贸易。应该是数字化为基础的贸易基础设施,不仅仅是货柜的进出。未来的贸易不是以集装箱为主,而是以包裹量为主。

2018年整个中国一年诞生500亿个包裹,美国100多亿个包裹。从今年开始,中国每年的包裹量将以惊人的速度递增。由于这个对生活方式的改变,未来会导致生产方式的改变,进而使经营方式发生改变,由此诞生大量的贸易新型游戏规则。

海南的自由贸易区(港)建设必须基于未来的贸易设计游戏规则。建设海南数字自由贸易港,探索数字经济时代的贸易新规则,是非常之关键。过去30年的全球化,是发达国家和大企业为主导的全球化,过去的30年其实是6万家大企业决定了全世界几乎70%左右的贸易游戏规则。这也导致今天全世界对贸易游戏规则的不满意。未来应该是600万,甚至6000万家企业,所有的年轻人可以参与(制定游戏规则)。所以接下来30年的全球化,应该要让剩下来的70%、80%的发展中国家中小企业进行全球化。未来的贸易不会是BtoC(企业找市场),而是CtoB。

未来是根据市场定制化;不是集装箱,而是包裹。贸易变了,贸易游戏规则也要变。新的贸易规则要让贸易更加简单、便利、现代、普惠。所以,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建设要在简单、便利、现代和普惠上深做文章。如果仅仅按照现有的其他国家的自由贸易区和自由贸易港模式建设海南自由贸易区(港),我个人认为,我们依然在打造一个上世纪的自贸港。规则不等于限制,便利是规则的一部分,促进更是规则。

四、倡议海南要发展e-WTP

海南一定要在发展上下真功夫,而不一定要在监管上设限;监管的目的是为了更健康的发展。所以我觉得要打造真正的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就需要在政策,以及监管促进政策上走不同的路线。所以我们提出e-WTP(全称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电子世界贸易平台),是要推动新的贸易规则,帮助全世界的中小微企业及年轻人能够全球化进行创业。

进一步讲,e-WTP是世界贸易和旅游平台。我们未来要全球推行“5G”和“4T”,哪个“5G”呢?“G”就是Globe(全球),“5G”一个是全球买,一个是全球卖,一个是全球运,一个是全球付,一个是全球路。“4T”就是Trape(贸易)、Tourism(旅游)、Traning(培训)、Technology(技术)。所以海南自由贸易区(港)建设跟我们这几年推动的e-WTP高度吻合;我在这里不是有意推e-WTP,实际上全世界现在排队e-WTP的城市很多,但我现在坚定地倡议海南要发展e-WTP,帮助中国的中小微企业和全世界的中小微企业把海南作为一个自由贸易港,在“4T”上面大有可为。

五、打破国内税制壁垒,运用区块链技术

海南在贸易方面可对标香港实行税制改革,在海南全岛流通和消费领域取消关税和增值税;取消不必要的进口管制,允许货物自由进出和流转。海南要争取打破国内税制,自产和进口都要免税。海南(货物)进内地应该视为进口;海南境内对外开放。当然这些政策是否能落实,中央是否批准,我是这么觉得,不去努力就永远没有;努力了未必有,但不努力肯定没有。

在技术上面,(海南)应该运用区块链技术,建设国际贸易单一窗口;提倡移动支付,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现在外国人入境,上传护照,开通移动支付,限额1000块,这是外汇流入,来花钱,为什么还要限制呢?我自己觉得,来花钱,只要是通过电子支付花钱的,他洗不了钱,他没办法能够躲藏。所以海南应该(在这方面)率先突破。

在培训方面,我觉得海南跟其他地方比,大学是少了一点,我是蛮反对很多城市引进某某大学的分院,某某大学的分校,我不太看好这个。我认为要引进,如果要来,把(这个大学)某个专业引进来留在这儿才是靠谱的。他的专业放在这儿,他那边就没这个专业了;这样他就会认认真真办学。

六、大力发展职业教育

海南最最重要的是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加大涉外旅游、电商等人才的培养力度。中国未来的就业内需不是靠现有制造业,而一定是靠现代服务业。海南应该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人才的培训。服务对于制造业来讲,技术含量要高很多。所以未来的竞争是服务业的竞争;服务业的水平决定了海南今后的吸引力,特别是旅游业。

今天从事旅游的很多年轻人都希望到瑞士去学旅游,那为什么不可以在海南学旅游呢?海南有这么多的宾馆、酒店和景区,实习场所非常之好之多,所以我认为海南应该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海南的旅游度假潜力远远没有开发(出来),例如建世界上最好的海洋公园,几个主题公园就可以形成一个城市,像美国的新奥尔良以及澳大利亚等地就是这样的。所以海南应该多发展休闲度假旅游,而不仅仅是单一的旅游;拿一个旗子,带一帮游客的时代可能真的已经过去了。

七、海南要换道超车,而不是弯道超车

另外一个机遇,我认为海南应该全面抓住数字化。海南要换道超车,我是不太相信弯道超车;弯道超车是容易翻车的,而人家在前边也不会给你弯道超车。所以我们要换道超车,在另外一个道上和别人竞争。不能只盯着别人有的东西,而要做别人没有做的东西;跟车是永远无法超车的。

我最近参与了河北的脱贫行动,发现一些河北的贫困县想尽一切办法引进一些企业来,我自己觉得这是不太靠谱的。因为就算引进一两家企业,它的链条没有,生产环境也没有。正因为缺乏人才,正因为缺乏资源,他才贫困。所以在贫困地区一定要盯上自己的农产品,农业依然大有可为。

40年前,深圳面对外来的机会是能不能率先进入市场经济。那么今天海南面对未来机遇,能不能率先进入数字化时代;海南岛的独特优势是有可能真正变成一个数字岛。现在内地也没有几个地方把全省的数据打通;如果海南能够做到,就能够抢到先机。建设数字政府、城市大脑、农业大脑。再过十年,可能这个机会就过去了。到那个时候,长三角、珠三角是不是最发达的地区,我认为还未必一定,那时候的经济版图一定会改变。因为上海、北京这些地方,特别是珠三角,IT基础设施非常之好,要全面数字化挑战还很大。而海南目前这样薄弱的IT基础,直接上数字化,可能会更加有机会。三十年以前浦东是个渔村,四十年前深圳是个渔村,香港也曾是个渔村,都没有想到会有今天。海南其实就是个渔岛,面积更大一点而已。

以前的制造业是标准化的,未来的制造业是个性化的,而且是服务业为主。未来没有纯制造业,也没有纯服务业。服务业和制造业未来一定是结合的。以前的农民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以后的农民一定是面朝屏幕背朝数据。以前的物流是路通就可以,现在的物流必须通数据。过去政府招商是“五通一平”,即通水、通电、通路、通气、通讯以及平整土地。今后政府招商要看新的“五通一平”,是否通新零售、新制造、通新金融、新技术、新数据,以及是否能够创造公平创业和竞争的环境。

八、吸引大公司不如培养中小企业

吸引大公司的总部,不如培养中小企业,把它们培养成为大公司。阿里巴巴不是被杭州给吸引过来的。我那时候先到北京去,后来发现北京喜欢大企业和国有企业;然后我再把它搬到上海,发现上海喜欢洋企业。最后还是回到杭州,杭州对民营企业很重视。在北京我们是“nobody”,在上海更看不见我们。在杭州我们变成独养儿子,慢慢的19年,我们形成了阿里巴巴。我们不是杭州招商来的,是我们跟当地一起培养成长起来的;星巴克孵养西雅图一开始也是一个小店,是从一个小店逐渐成长起来的。

如果海口能够把金融、政策环境打造好,把数据打造好;如果那些企业不愿意用新数据,不愿用新的支付形式,不愿意用新的创业形式,我认为这些企业来了也是白来。现在很多人来了是看中这儿的地,而不是看中这里政策公平的环境。所以为小企业打造良好的创业环境,就能解决很多就业问题;一个前瞻性的事情是这些创业企业未来可能就是大公司的总部。我们在杭州挺好,今天不管哪个城市让我们把总部搬过去,我们都不愿意去,我们的根就扎在这个地方。其实杭州那个时候也没什么IT人才,更没有电商人才,我们自己就把他们培养成人才。今天杭州的人才流入率,是全中国最多的。

我自己觉得,着眼于未来,认认真真为中小企业,为创业者创业打造一个适应未来发展的环境和基础设施;海南的营商环境就看能不能吸引更多创新型企业的年轻人。我认为引进人才不能只看名气,看证书,看论文,这样很难引进创业人才;我们公司招聘从来没看过文凭。在我看来,拿一张博士文凭只能证明一点,他爸妈多付了几年学费而已。一个人才是不是真正的有本事,就看他在公司的个人所得税交多少;他交的个人所得税越高,他就越是个人才。

我们任何一个企业用这个人,如果他年薪两百万,那他一定是有水平的;如果他没水平第二天早就把他轰走了。他连续几年年薪都是几百万,那他一定是有水平的,这才是真正的人才;博士现在太多了。所以海南现在很受老年人欢迎,这点很重要,但一定要吸引年轻人。

九、强化营商环境,打造新的海南“淘金热”

营商环境很重要,我特别强调营商环境。现在国家的很多部委,特别是各省市的商务部门缺乏企业家。他们自己没有做过生意,都不知道什么叫营商环境,满腔热血带着帮助你的心态,结果却是把你活活搞死,这种现象实在太多了。所以营商环境的打造,要多走访企业家,不能有了亲但没有近了,还得座谈,大家大会上你说两句我说两句就过去了。

当年有过一波海南淘金热,那时来的都是年轻人,有活力当然也有泡沫,应该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要诞生一个真正的、新的海南“淘金热”。面对新的政策,面对今天这么一块真正可以发展的处女地,要想办法为那些年轻人做好服务。大企业到这里来有些时候是为了面子,有些时候是为了拿些资源。但是小企业到这儿,他只能靠这儿的发展。否则,他在这儿根本就活不下去。

我希望能够把海南打造成为国际贸易的单一窗口,要利用区块链技术彻底把海南岛变成中国第一个最独特、最有优势的数字化岛屿。只要用数据,只要用移动支付,这样的企业一定是面向未来的。如果跑到这儿来讨论税收政策,或者首先来讨论税收再讨论土地的企业,一般都是有问题的。

(政文科:黄卓宪整理)

分享到: